• 【红色铜仁】踏访黔东红色足迹(23)|传奇的“独臂刀王”

    在黔东地区一代一代流传下来的故事中,红三军黔东独立师师长兼沿河独立团团长贺炳炎,无疑是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英雄。 黔东革命根据地的淇滩战斗、毛田坪战斗、特区反击战、二战沿河等,都有贺炳炎冲锋陷阵的身影。[详细]

  • 【红色铜仁】踏访黔东红色足迹(22)|沉痛的教训

    南昌起义,向国民党打响了第一枪,中国共产党由此有了自己的军队。贺龙参加领导了南昌起义,是起义军总指挥。 南昌起义7周年那天,即1934年8月1日,红三军分别在沿河县土地湾和酉阳南腰界举行纪念南昌起义庆祝大会。[详细]

  • 【红色铜仁】踏访黔东红色足迹(20)|从洪湖走出来的“军中华佗”

    1934年6月,已是红三军卫生部部长的贺彪随部队进军黔东。在德江枫香溪,他创办了黔东革命根据地第一所红军医院,并兼任院长。 被誉为“红军华佗”和“红色神医”的贺彪,一生走上救死扶伤的医疗道路,与周逸群有着直接的关系。[详细]

  • 【红色铜仁】踏访黔东红色足迹(21)|在那遥远的山村

    沿两山夹峙的峡谷,顺曲溪而下,傍谷底弯行,就到了一块相对较大的山间小坝。紧挨山脚的,是一座黑瓦、灰脊、青砖、木质结构的院落,前面的坝子贴着山溪。 [详细]

  • 【红色铜仁】踏访黔东红色足迹(19)|苦大仇深的红军代表

    在沿河土家族自治县铅厂坝张家祠堂召开的黔东特区第一次工农兵苏维埃代表大会上,红三军代表钟子廷向大会致词。出席会议的代表们,望着这位年仅27岁、生龙活虎的红军,听着他铿锵有力的声音,谁会想到他曾经饱受磨难,是一位苦大仇深的贫寒人家的孩子。[详细]

  • 【红色铜仁】踏访黔东红色足迹(18)| 那颗耀眼的五星

    这原是一座普通的祠堂,青砖砌墙,白浆粉面,墙端则为一溜黛瓦盖顶。祠堂后面,错落着一块块田土,目光再往后越过去,就是巍峨逼人的山峰。祠堂前方,一块不大不小的坝子,连着一二十步石梯,便接上了那条在沟底弯来绕去的山路……[详细]

  • 【红色铜仁】踏访黔东红色足迹(16)|被淹没的惨案

    如果再过十年,那些目睹者都将陆续离去,这段历史将永远尘封;如果不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这段惨案将永远被淹没…… 这个故事,只在当地80岁以上的老人中间流传,因为他们之中有人亲见了事情的经过。 1936年1月,从湖南桑植出发的红二、六军团,再次抵达黔东革命根据地,掩护主力突围的红十八师接到命令,前往江口县城郊的磨湾归建。[详细]

  • 【红色铜仁】踏访黔东红色足迹(17)| 横渡乌江的猛士

    1934年5月31日晚,贺龙和关向应在沿河县城西陕西会馆组织召开团以上负责人会议,主要研究如何渡江的问题。最后,明确渡江任务由连长顿星云完成。 年仅22岁的顿星云领受任务后,于6月1日,在火力掩护下率领战士首先踏上第一船,冒着敌军的弹雨渡过正在暴涨的乌江,迅速控制了东岸,使红三军主力部队顺利渡江。[详细]

  • 【红色铜仁】踏访黔东红色足迹(13)|那口装满深情的双耳油罐

    那口双耳油罐蹾在灶角边已经半个世纪了,她每餐用调羹挖油时,总是小心翼翼的,生怕碰坏它;隔一段时间,就清洗一次,将油罐擦拭得亮锃锃的,晾干,再盛满猪油,轻轻地放在灶上角落边……[详细]

  • 【红色铜仁】踏访黔东红色足迹(12)|一双未做好的布鞋

    后来,喻佐芬一想起这件事,肠子都悔青了! 1934年7月底,红军来到她的家乡——松桃永安乡鸣柯坝,一位姓夏的副官和几个红军战士住在她家。红军煮好饭后,就喊她和家人一起吃饭;看见他一家人衣衫破旧,还送了一些衣服,不两天,她们就和红军亲亲热热的,像一家人。 一天,喻佐芬正打算出门去地里锄草,夏副官看见她后说:“布鞋穿起来不烧脚,走路又稳。大嫂,能不能给我也做一双?”喻佐芬顿了一下,答道:“我手笨,不会做鞋。”夏副官做了一个怪脸,随后微笑着指了指她脚上的布鞋:“你脚上穿的那双是哪个做的?不会是七仙女做的吧![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