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报道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电视机一路走来的“华丽”转身史

    今年国庆单位放假我没有回湖南老家,老妈打来电话特意告诉我,说老爸把家里那台用了十年的黑白彩电卖了,新买了一台24寸的液晶电视,并装上了有线网络信号,以后回家看电视可以接收54个电视频道了。[详细]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粮票”“布票”的记忆

    每逢大节小节,孩子们总要给我添置新衣,出去聚餐也是少不了的。其实到了我这个年纪,对物质的需求很有限,但拗不过孩子们的心意,于是那些新衣甚至未曾上身,就静静地躺进衣柜里。[详细]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城乡的距离短了,回家的路程近了

    1996年安徽“铜陵长江大桥”公路桥通车后,回老家的路程大大的缩短了,以往需要花一天一夜的路程,现在只要4个多小时就可以了。厨房里用上了液化气,家里有了卫生间,尽管安徽太湖属于国家级贫困扶贫县,但是,生活环境变好了,人们观念认识提升了,如今农村的人生活越来越好了。[详细]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老百姓“小生活”中的“大感受”:这时代,真不赖

    孩子获得了充分的获取知识的机会,读书是每一个孩子的权益。邻居的孩子在天津经商小有成就,亲戚家的孩子在新疆创业成功了……我们身边啊,这样的话题总是说也说不完,因为我们的时代,我们的国家为我们下一代的发展打造了最广阔的舞台。[详细]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不断变近的生活

    人们总说时过境迁、沧海桑田,变化是生命的常态。 父母也总说,改革开放这近四十年,变化太大了,他们对生活变化的定义很多,有更加丰富的食物,有更富足的生活,有更充分的社会医疗保障等,不一而足。[详细]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购粮证的故事

    购粮证,在上世纪50年代开始在非农业人口中使用,它是计划经济的产物。在这种制度之下,城市里每一个居民都按年龄划分,定量供应粮食。在上海,成年男性居民的定量是每月29市斤,重体力劳动者可酌量增加,女性居民则酌量减少,婴幼儿则根据不同的年龄段规定可供应的粮食。[详细]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电话情缘”中的改革发展印记

    今天父亲给老家打电话,问我用西安卡还是老家卡。因为一家人都在西安,刚想说用西安卡打电话能便宜点,但突然想起现在已经取消了长途,话费全部统一,不管用西安卡打还是老家卡打话费都差不多。解释了许久,父亲最终相信了我说的。再一回想,围绕着这个“话费”也的确故事蛮多,酸甜苦辣刹那间纷纷涌上心头。[详细]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返乡笔记里的美丽新农村

    村里的孩子也不像我们那会儿,上学有校车,学校里有营养餐,学杂费也全免了,努力学习成绩好的,还有奖学金,虽然不多,但对孩子也是很好的激励。作者供图 最近,村里的大妈大姐们,像城里大妈一样,迷上了广场舞。[详细]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农家后生回乡:满眼皆是“获得感”

    久居城市,由于生活节奏快的原因,很容易对身边的变化习以为常。所以“他者”视觉很重要,能帮助我们看清自己身边的变迁,珍惜来之不易的很多东西。来华留学生就总结出中国的“新四大发明”——高铁、支付宝、共享单车和网购,津津乐道于给中国生活带来如此大的便利。同理,当年通过高考改变命运如今已成为中国市民中坚力量的农家娃每次返乡,也会惊艳于这些年的“城乡共进”。[详细]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中国农村的沧桑巨变:从“要我去”到“我要去”

    我身边有很多来自农村、扎根城市的“70后”朋友,他们大多和我一样,通过高考改变命运:跳出“农门”,走进城市。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提速,各个城市迎来了一批批“70后”、“80后”、“90后”农村青年。[详细]

  • 【改革·印记】改革,让人才之水“波涛奔涌”

    5年来,人才引进制度改革不断深入,“群贤毕至,高朋满座”,人才之水汇流滔滔。作出重大贡献的专业技术人才,可直接申报高级职称,让科研人才“专心科研莫分心”;“不断把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向纵深推进”,方能聚天下英才而用之,让人才之水“波涛奔涌”,为社会繁荣提供支持。[详细]

  • 【改革·印记】改革印记在庙堂,也在江湖

    这些记忆,形形色色,各有特点却又极为相似。在国家改革的浪潮里,每一朵浪花都有意义,每一个个体都不会被忽略。脱贫攻坚战役持续打响,扶贫政策的最后一公里指向山野里的每一户人家。就在这样的每一步改革中,我们创造历史、成为历史、告别历史。[详细]

  • 【改革•印记——看中国发展】赶上好时代的铁路修车人

    2000年8月,我和十多名小伙伴毕业之后,被分配到南昌铁路局鹰潭机务段上班。学了四年内燃机车的专业之后,我们这批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无比向往能够成为一名驾驶“钢铁巨龙”的火车司机。然而,当时作为华东重要枢纽的鹰潭,根据运输发展的需要,要上马内燃机车检修基地,我们这批专业对口的毕业生,就被“一刀切”,全部下了工厂,成了修火车的人。[详细]